•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 江西南昌: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因何无人接盘

    发表时间:2019-04-26 15:18

    在昌九高速新祺周出口西侧,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已初现雏形,但大门紧锁,无人问津。工程烂尾直接导致近400套已售出的商铺无法交付,数百名业主房款冻结。

    2016年12月,本报曾报道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逾期两年未交房一事,当时,留守负责人陈经理表示,大市场资金断裂导致停工,正在等其他企业“接盘”。然而,2年多过去了,市场仍未复工。一些业主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而更多业主还在艰难还贷中苦苦等待。“我们什么时候能拿到店面?”是业主们的共同心声。

    不到一年资金链断裂 大市场至今未复工

    4月24日上午,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大门前聚集了七八名业主。

    业主邓军军告诉记者,2013年,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铺天盖地的宣传,让他觉得有市场前景,所以借钱买了两个商铺,并与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有限公司签订了委托经营管理协议,按照合同约定,该公司应在2014年12月31日前将商铺交付给他。

    “可没想到的是,2014年,开发商的资金链就断了。当年12月,刚刚建成主体的市场停工了,至今没有复工。”邓军军告诉记者。

    有的买下两三套商铺 月还上万元贷款

    邓军军告诉记者,他们都曾在大市场购置商铺,有的买下两三套,每月要还上万元的贷款。

    根据统计,从2013年至项目烂尾时,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商铺网签391套,还有部分商铺收了定金。以每套平均50万元的价格计,开发商已经收取投资者近2亿元的购房款。此外,还有近900套商铺尚未售出。

    “开发商收了钱,还有这么大一笔资产待售,为什么资金链这么快就断了?”这是让不少业主感到匪夷所思的一个问题。

    4月24日,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销售中心留守负责人陈大伟告诉记者,之前交的房款都用在市场建设上了。“付了承建商1.2亿元以上,158亩土地,每亩19.8万元,总计3000多万元,利息付了几千万元,再加上2000多万元广告费。”陈大伟称,2014年资金链断裂,通过民间借贷借了4000万元撑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彻底停工了。

    开发商曾与数家企业洽谈最终都谈崩

    记者了解到,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有限公司2016年年初和一家深圳公司洽谈相关事宜,包括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有限公司将大部分股权出售给深圳方,由对方接手整个苗木市场。2017年11月,开发商法人李章作发文告知业主,表示该家深圳企业近期会来南昌签订合作协议。然而,记者24日从陈大伟处了解到,由于债权等问题,这一合作最终还是谈崩了。

    2018年,河北一家房地产公司本已初步同意出资入股苗木市场,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一合作也没有下文。

    漫长的等待让业主们日益焦急,一些业主想干脆不要商铺了,只盼开发商能把房款退还。另一些业主则走上法律维权的途径。2018年7月起,邓军军等业主以逾期交付和未办理房产证为由,陆续在新建区人民法院起诉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有限公司及法人李章作。

    要价高债务多致其他企业不愿“接盘”

    新建区溪霞镇党委书记余耀武认为,这个项目起不来,主要还是市场现象,政府已经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和行动为开发商解决困境。“比如招商引资,在我印象中,政府最起码找了10多批客商来谈合作或收购,但最终,要么因为价钱谈不拢而告吹,要么因为项目债权债务太多太复杂,企业不敢接,所以一直没谈下来。”余耀武告诉记者,他认为,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开发商“要价太高”。

    银行贷款方面,“也协调了很多次,但开发商已经没有能抵押贷款的资产了。”余耀武坦言,“他(开发商)总想不亏本,但是拖得时间越长,利息就越多”。

    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留守负责人陈大伟坦言,政府确实介绍了很多合作伙伴,“但很多都是来捡便宜的”。

    开发商拟变卖湾里苗圃“盘活”大市场

    24日下午,记者联系上江南花卉苗木大市场法人李章作。他坦言,几年间确实接洽了不少意向合作企业,但不少都是“拦腰斩”,即仅认可基本费用,其他如返租租金、投资商借钱的利息,则难有企业“接手”,“这样谈不成。合作双方必须‘双赢’,把债务一同承担,才是真正的合作。否则,即便我同意,债主们也不会同意”。

    就市场目前的情形,李章作告诉记者,其名下在湾里区罗亭镇有苗圃资产,湾里区政府准备开发收储这块土地,目前已经完成了土地评估。“现在就等着把罗亭苗圃资产变卖,资金收回来,把市场做起来。”另一方面,李章作表示,将争取政策贷款,将罗亭苗圃和大市场的资产打包,争取国家政策解决融资难问题。

    陈大伟告诉记者,今年3月已经把贷款材料报送至省农业厅。

    “请大家再稍微等一等。”李章作最后说。